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微博
  • Qzone
  • 微信

经典回顾|巴菲特1999年太阳谷的演讲

sujiaoshou 2020-9-27 20:29 151人围观

经典回顾|巴菲特1999年太阳谷的演讲

否极泰董宝珍 2020-09-23 10:18:14

泡沫:1999年网络投资热的最高峰

这是巴菲特一生中最难熬的一段时间。1999年夏天,《时代》周刊公然在封面羞辱巴菲特:“沃伦,究竟哪儿出了问题?”

沃伦-巴菲特是网络股最大的看空者之一,但是事实似乎证明他这次真的看错了。从1999年下半年开始,网络股好像成了唯一的热门股。

巴菲特在这封一年一度的信中自我批评道:“我唯一的功课是资本配置(Capital Allocation), 而1999年我这门功课的成绩是'D'。”

太阳谷媒体高峰会背景

1980年代以来,美国知名投资银行家赫伯特·艾伦在爱达荷州的太阳谷(Sun valley)举行的媒体高峰会,就已成为媒体、科技以及投资大亨界的一大盛事。

CEO艾伦只邀请自己喜欢的人,或者是那些他认为可以共事的人,因此这个会议聚会成了名人社交的地方,我们所熟悉的比尔盖茨和乔布斯都曾在这里,每年是更有大批的记者闻风而来。

巴菲特每年都会被邀请到这里,巴菲特把为期一周的太阳谷峰会当作自己真正放松和家庭聚会的一个好契机。

这一年,美国IT热,互联网成为了人人都在谈论的话题。

在资本市场,IT公司股票压倒旧经济,互联网股票更是一浪更比一浪高,甚至一些没什么盈利的互联网股票股价也在不断的创出新高,而生产实物的实体企业的价值却在不断的降低。

很多人都认为巴菲特“不买IT股票的严格纪律已经过时了”,巴菲特对外很少做演讲了,更不做市场预测。

但在1999年的太阳谷峰会,巴菲特却决定受邀为峰会做闭幕演讲,是前所未有的事。

30年来第一次对股票市场做出公开预测

“我现在要讲股票价值分析,我不准备谈论如何预测下个月或明年的股市走势,价值分析并不等同于预测。”巴菲特如此开头。

“短期来看,股票市场是投票机,但长期看来它更像是称重机。最终,称重机会胜出,但短期内会是由投票的筹码左右。”

“寓言作者伊索看起来是不精通财务,因为他说‘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但是他并没有说在‘何时’情况应如此。”

巴菲特解释到,利率正是“何时”的价格。利率之于金融正如地心引力之于物理。当利率变化时,所有金融资产的价值——房屋、股票、债券——都会跟着变化。一如鸟的价格波动。

“这决定了有时一鸟在手要好于二鸟在林;有时则相反。”

巴菲特把伊索与他所视为荒诞不经的1990年代大牛市相比,在1990年代,公司利润与此前并没有明显增长,但因为低利率,林里的鸟很贵,人们不愿意要现金—手中鸟,而是以前所未有的价格去买那些在丛林中的鸟。

巴菲特将这称之为“贪婪因素”。

“只有三种手段能够保证股票市场以每年10%的幅度上升。”巴菲特说,“一是利率下跌并保持在历史低位上;二是经济增长的大部分成果都回馈给了投资者,而非雇员、政府以及其它;或者整个经济体的增长速度超过以往。”但巴菲特把这三个假设都称之为“异想天开”。

“美国一度拥有2000家汽车公司:汽车很可能是20世纪上半叶最重大的发明。它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最终,只有3家汽车企业活了下来,而其股价也都曾低于账面价值。

因此,尽管汽车改变了美国,对投资者来说却非幸事。现在,我们能够很容易分辨出输家。但当时投资汽车却是一个当然的决定。

巴菲特展示一张幻灯片。“20世纪上半叶另一项最伟大的发明:飞机。从1919年到1939年,一共诞生了约200家飞机制造公司。

假如你当时看到莱特兄弟试飞小鹰号,你肯定会为当时航空业的投资前景激动不已。但是事实上,截至1992年,所有航空公司的合并净利是零,没错,连一毛钱也没赚过。”

接着,巴菲特开始谈论网络新贵们所处的行业。

“推广新行业是一个美妙的事情,因为他们是非常容易推广的。毕竟,说服人们投资寻常的产品会很难。实际上,要推广一个复杂的产品非常容易,即便该产品的投资会带来损失,因为没有定量规则的限制,人们还会继续投资。”

在演讲的结尾,巴菲特又回到林中鸟的谚语。他认为,不存在新的范示(Paradigm)。股票市场的最终价值只能反映经济的实际产出。

接下来的一张幻灯片显示,最近几年的市场价值已经大大超过了经济增长。

巴菲特说,这意味着之后17年的市况不会比1964至1981年好多少—除非市场下跌。“如果我必须给出这段时间的最有可能的收益率,我想是6%。”

听众沉默了。

但一些人认为自己受益匪浅。“这非常棒,在一堂课里就完成了对股票市场的基本教育。”比尔·盖茨说。

巴菲特挥舞着一本书,爱德华·劳伦斯·史密斯的《作为长期投资的普通股》。

“这本书是1929年股市狂热的智慧基础,书中说股票收益总是好过债券,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公司会保留一部分利润,然后以同样的回报率进行再投资。这就是利润再投资—1924年的新概念。但是正如我导师格雷厄姆常说的,一个好主意给你带来的麻烦常常要多过一个糟糕的主意,因为人们忘记了好主意都是有限制条件的。”

巴菲特回到了同样的主题:人们不能因为过去几年的股市狂涨来推导未来。

演讲至此结束。


在当天剩余的时间里,巴菲特整个下午都和他的老朋友待在一起,朋友们祝贺他进行了一次成功的演讲。巴菲特认为他以令人信服的方式打动了听众。

巴菲特当然希望得到人们的喜爱。他很受人们欢迎,而不是被人暗地里嘀咕。但是,他为什么没能说服这些人呢?

因为这些人认为,巴菲特在为他错过了IT繁荣找借口。

看到巴菲特做出了如此明确的预期判断,他们非常吃惊,他们认为那些预言肯定会被证明是错的。

巴菲特背地里被称为:“新好男人沃伦”。“沃伦错过了这班车。他怎么可能错过这班车呢?他可是比尔盖茨的朋友。”

原作者: 否极泰董宝珍 来自: 头条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