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易道启发价值网 首页 启发分析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巴菲特2月24日访谈实录:首谈新冠肺炎,买股票判断指标是这一点 ...

sujiaoshou 2020-2-25 21:46

巴菲特2月24日访谈实录:首谈新冠肺炎,买股票判断指标是这一点

原创 聪明投资者 2020-02-25 16:41:59

 


美国时间2月24日上午,沃伦·巴菲特在奥马哈伯克希尔总部,接受CNBC电视台主持人Becky Quick“Ask Warren”节目的访谈,并回答了诸多观众的提问。

 

全程2小时,话题涵盖新冠肺炎疫情、开盘后的美股暴跌、低利率对保险公司影响、如何理性地做出投资决策、买入一家公司或股票的判断指标,以及对达美航空、卡夫亨氏、美国银行、富国银行、DQ等旗下诸多业务的评价。

 

这也是巴菲特多年来的惯例操作,在周六发表了《致股东信》后,会在下个周一接受CNBC采访,对《致股东信》中的重点话题进一步作出阐释。

 

昨夜,美股三大股指跌幅均超3.3%,欧洲日本等各主要国家股指也均出现超过3%的跌幅。巴菲特也在相关评述。

 

聪明投资者约请现居美国的王译女士(个人介绍请见文末)精心翻译此次对话全程,先发布部分精彩问答内容。(2小时全程问答将在官网和APP上更新发布,点此查看巴菲特2月24日CNBC访谈实录:首谈新冠肺炎,买股票的判断指标是这一点|聪明投资者

 

先来看聪明投资者提炼的要点:

 

• 这些都是企业,你不会根据今天的头条新闻来买卖你的生意。如果它能让你有机会买你喜欢的东西,而且你能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它,那你是幸运的。

 

• 真正的问题是: 美国企业10年或20年的前景在过去的24小时或48小时内改变了吗?

 

• 但我认为没人知道市场会怎样。(没人知道)你是否在一个给定的价格上买得恰到好处。

 

• 你不可能日复一日地挑选它们(投资标的)。如果你能做到,也可以,但我还没见过做得到的人。

 

• 我们变得富有的原因是——留存收益被用来产生新的盈利能力,回购——增加你在公司的所有权。而且,伯克希尔自成立以来一直保持盈利。这是我们在保留收益的情况下,伯克希尔市值大幅上涨的唯一原因。

 

• 我关注火车装载量,我什么都关注,但我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做出具体的投资决策,我很享受。

 

• 我也不认为我可以通过预测下周或下个月的情况来赚钱。我认为我可以通过预测未来十年的事情来赚钱。

 

• 忘掉股市吧,如果你恰好身处一个好市场,你甚至不需要看资产负债表;如果没有,那么你甚至不需要读任何报纸,你当然不能通过读日报来预测市场。那是肯定的,你当然不能通过听我的(谈话)来预测市场。

 

• 如果你昨天打算买一个当地的加油站,而今天加油站又关门了,我想你是不会抓狂的。你应该已经看过它的位置,他们与供应商的合同以及竞争决策。

 

• 如果一个股票的收益率是4%,一个债券的收益率也是4%,那么股票的收益最终将超过债券,因为我们有留存收益(可以运用)。

 

• 我们持有美国运通,今天早上股价是126美元左右,它的市值大约是1000亿美元。现在真正的问题是,这家公司的价值是1000亿美元还是更少?不是它的股票明天、下周或下个月的走势是什么样。

 

• 真正受到冲击的不是寿险公司或者是承诺回报年金的保险公司。财产险业务不承诺回报,但它仍然持有现金,所以(低利率)伤害了他们。但如果你承诺给客户的年金很明确是3%或4%,而现在你发现你只能以1%的利率再投资,那你就会破产的。

 

以下为问答部分精译:

 

 

真正的问题是:企业10年或20年的前景

在过去24小时或48小时内改变了吗?

 

贝基(BECKYQUICK: ): 很高兴见到你。我想谈谈这封信,很明显你在信中提到的一件事,就是人们什么时候应该买股票。我们稍后会深入探讨这些。但是当你今天早上看到下跌了800多点的时候,我想观众想听到的第一件事,可能是你对冠状病毒的看法,你是否觉得这会造成恐慌,你是否为此而感到担心?

 

沃伦·巴菲特:除了关于冠状病毒的新闻信息之外,我对此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

 

我第一次购买股票的日子是,1942年3月12日。结果,那天股票下跌了2%。不幸的是,我是早上买的。所以当我晚上回家时,我父亲告诉我交易价格下跌了2%。

 

如果你买的是一家企业(生意)——这就是股票(的本质)——企业的生意。事实上, 如果人们说,我今天买了一家企业,而不是一只股票,这会让人感觉好很多,因为这给了你一个不同的视角。

 

如果你买了一个农场,如果你买了一套公寓,一栋房子,如果你买了一家企业,那么你将持有它10年,20年或30年。

 

而真正的问题是: 美国企业10年或20年的前景在过去的24小时或48小时内改变了吗?

 

你会注意到那些我们拥有、或部分拥有的的许多企业,(例如)美国运通,我们持有它20年;可口可乐,我们持有它40年。

 

但这些都是企业,你不会根据今天的头条新闻来买卖你的生意。如果它能让你有机会买你喜欢的东西,而且你能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它,那你是幸运的。

 

贝基·奎克:尽管如此,依旧有很多人看着市场说,“看,我想买,但我不想在市场处于新高的时候买,不想在每天都有新纪录的时候买。

 

今天早上它下跌了800点,但也许还会有更多的下跌,因为冠状病毒将对全球经济产生影响。” IMF在周末表示:你会看到不仅中国,其他国家也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你是对的——它可能不会在五年或十年的时间里改变。但是如果我有可能打九折的时候买到,甚至如果我等一个星期或一个月,也许可以便宜更多,那时候可能我才应该下手。

 

沃伦·巴菲特:如果你这么认为,那么你就会——如果你是对的,你就会变得非常非常富有(笑声)。你所要做的就是每隔10天不断地买进,并不断地做出你(正确)的10天预测,如果你知道市场的走向。

 

但我认为没人知道市场会怎样。(没人知道)你是否在一个给定的价格上买得恰到好处。

 

每一个买股票的人,比如说要买GM(GeneralMotors)的股票,它大概有发行了百亿股股票。你可以拿一张黄色的便签纸,在一页上写着:假如它的价格是30美元一股,当然他目前的售价没有这么低,但也有420亿美元(的市值)。你可以在便签上写:“我要以420亿美元收购通用汽车公司,因为——”

 

如果你有另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股票市场的走势……,所以我知道一周后是涨还是跌,”但实际上你不知道。你没有……

 

忘掉股市吧

 

贝基·奎克:你不知道,但如果我担心经济会放缓,不仅是这个季度,而是全年,我认为这将影响到他们能卖出多少辆车,甚至能生产多少辆车。

 

沃伦·巴菲特:我向你保证汽车总有一天会减速。

 

1932年,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拥有1.9万名经销商。这比今天美国所有的汽车经销商都多。(当时)世界上只有1.25亿人。但他们有一万九千名经销商。

 

他们生产,或者说销售,我记得有一个月他们卖了不到1/10的产量。那正是买进GM的好时机。

 

忘掉股市吧,如果你恰好身处一个好市场,你甚至不需要看资产负债表;如果没有,那么你甚至不需要读任何报纸,你当然不能通过读日报来预测市场。那是肯定的,你当然不能通过听我的(谈话)来预测市场。

 

但你是在投资企业。如果你昨天打算买一个当地的加油站,而今天加油站又关门了,我想你是不会抓狂的。你应该已经看过它的位置,他们与供应商的合同以及竞争决策。

 

人们——每一秒都能在股票上做出决定,而他们不能(随时的)在农场投资上做出决定,他们认为投资股票不同于投资企业、投资农场或投资公寓。

 

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在未来的10年、20年或30年里,你投的钱在未来盈利能力方面是物有所值的,那么你已经做了一个很好的投资。

 

你不可能日复一日地挑选它们(投资标的)。如果你能做到,也可以,但我还没见过做得到的人。

 

我们变得富有的原因

 

贝基·奎克:你在今年的信中强调了埃德加·劳伦斯·史密斯(Edgar Lawrence Smith)在1924年写的一本书。你说在他出现之前没有人真正意识到买股票的复利效应。不只是收购企业,还包括购买股票。

 

沃伦·巴菲特:埃德加·劳伦斯·史密斯用这本书改变了世界。现在人们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一点。尽管在20世纪20年代,随着经济的繁荣,它变得越来越像教条。

 

但埃德加·劳伦斯·史密斯说: “我想写一本关于债券和股票的书。” 他说,他本来的想法是债券在通货紧缩时期是更好的投资,股票在通货膨胀时期是更好的投资。他书的第一行就说他错了。但他有足够的理智去审视他的证据。

 

我的意思是,我认为达尔文说过,如果你发现了与你已经相信的相反的证据,在30分钟内把它写下来,否则你的大脑就会把它屏蔽掉。

 

我的意思是,人们会排斥新证据的倾向。他(斯密斯)说,如果一个股票的收益率是4%,一个债券的收益率也是4%,那么股票的收益将超过债券,因为我们有留存收益,超过了这个收益率。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是这样,但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我们不会因为我们得到的红利而变得富有。虽然我们很高兴接受他们。

 

我们变得富有的原因是——留存收益被用来产生新的盈利能力,回购——增加你在公司的所有权。而且,伯克希尔自成立以来一直保持盈利。这是我们在保留收益的情况下,伯克希尔市值大幅上涨的唯一原因。

 

贝基·奎克:难怪凯恩说这是一本重要的书。人们开始关注它。你是对的,它加剧了1929年的疯狂。

 

沃伦·巴菲特:嗯,这是真的,本·格雷厄姆(Ben Graham)很早就告诉过我,“一个好主意比一个坏主意给你带来的麻烦更多。”这是因为好主意是可行的。

 

我的意思是,买个房子是个好主意,但有时人们会疯狂。大多数时候,股票比债券表现更好。一段时间后,人们忘记了还有其他一些限制条件。

 

埃德加·劳伦斯·史密斯的书中说,当债券和股票的收益率相同时,也就是当时的情况,股票的表现会更好因为它们有留存收益。

 

20年代股票开始上涨。突然间,股票的售价是他买那本书时的五六倍。而他原来的正确的感知就开始发生了变化。而人们只是看到他书中的观点在股市上得到了验证。这就是牛市的情况。

 

人们开始认为股票便宜,然后他们开始认为股票会上涨了。股票可以是好的投资,也可以是坏的投资。同理,债券的投资也可以是好的和坏的。这取决于价格。

 

贝基·奎克:然后——但这把我们带到了今天。我的意思是,如果他的前提是股票总是比债券更好的投资,这是你今天听到的,而我们已经听了一段时间的说法,对吧? 你必须买股票,因为债券收益率很低,因为利率很低。

 

沃伦·巴菲特:如果你看一下现在的情况,我们之前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你投资股票的收益比投资债券要高。虽然理论上不一定总是这样的,但在美国通常都是这样。

 

如果你今天买了一个收益率为2%的30年期债券,你支付的是50倍于收入的投资,而且这个收入在30年内是不会上升的。如果有人对你说”我想卖给你一只市盈率为50倍的股票,而且30年内收入不会增加。"你会说,这听起来不是个好的投资。

 

股票比30年期债券要好得多。我是说,这很明显。这是一种选择。人们有三种基本的选择,短期现金是一种选择,长期债券或长期股票(是另外两种)。而且股票比债券便宜。

 

如果你的钱足够买股票那就买吧

 

贝基·奎克:查理最近说——查理·芒格,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副董事长,在几周前召开了他的DailyJournal的年会。在那次会议上,他说,现在有很多糟糕的过度行为,因此会有很多麻烦。你同意吗?

 

沃伦·巴菲特:麻烦总是会来的。是的,1942年我买第一支股票的时候遇到了麻烦。各种各样的麻烦。菲律宾很快就会沦陷。1949年有各种各样的麻烦。确实有麻烦,2008年我给《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文章。我说:“麻烦来了。但我说:“买股票。”

 

贝基·奎克:这次你还会说,“如果麻烦来了,就买股票吗?”

 

沃伦·巴菲特:我会说,如果你的钱足够买股票(那就买吧)。你知道,我们买了一些股票。但我们不盯着它们——我们不是在买股票市场。

 

当我们说我要买股票——比如说美国运通,我们持有美国运通。(美国运通有)8.15亿股,今天早上是126美元左右,它的市值大约是1000亿美元。

 

现在真正的问题是,这家公司的价值是1000亿美元还是更少?(真正要关心的问题)不是它的股票明天、下周或下个月的走势是什么样。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是股票的净买家

 

贝基·奎克:几分钟前我们在环球财经连线(worldwide exchange)问你的时候,你说现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是股票的净买家。你现在处于净买入状态?

 

沃伦·巴菲特:我们是市场上的买家。

 

实际上从我11岁开始就开始买入股票。我一生中经历了15位美国总统,超过1/3。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没有买股票。在胡佛执政期间,那时我只有六个月大。但之后又有7名共和党和7名民主党总统,每个总统当政时我都买入了股票。

 

现在我不是每天都买股票。有几次,我买入时价格真的很高,但这种情况很少见。

 

贝基·奎克:但你也一度(因此)结束了你的投资公司。

 

沃伦·巴菲特:因为这个原因,我曾经关闭了我的合伙人公司。

 

贝基·奎克:因为你觉得太贵了。

 

沃伦·巴菲特:是的。

 

贝基·奎克:好的。但现在不是这样的情形吗?

 

沃伦·巴菲特:我们现在拥有价值2400亿美元的股票。我们将其视为价值2400亿美元的企业——我们拥有其中的一部分。但是,我喜欢持有这些企业。

 

贝基·奎克:你还有超过1250亿美元的现金。

 

沃伦·巴菲特:是的,我们想买入更多的企业。

 

贝基·奎克:好的,我们稍后会详细讨论这个问题。稍后,我们会回来,继续探讨更多。)

 

贝基·奎克:大家早上好。欢迎回到CNBC的Squawk Box。我是贝基·奎克,我现在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沃伦·巴菲特一起在Omaha。本周末,他刚刚发布了第55封致股东的年度信。我们会持续回答你们(听众)的问题。今天上午我们会讲到这些问题。

 

我们现在在这里,沃伦,我们和你一起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总部大楼。这里是楼上被称作“云室”(cloud room)的房间里。这是一个你经常带学生去的地方,当他们来找你的时候,你可以和他们谈谈他们的问题。你也会在这里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其他的演讲。

 

沃伦·巴菲特:是的,我在这里教了几十年的学生。多年来,总共有40所学校的学生来过。他们是八人一组的,我每年要花五天的时间。

 

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有来自秘鲁的,有来自中国的,有来自以色列的。我们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我现在已经放弃教课了。我21岁的时候就开始教书了。当我88岁的时候,我想我应该休息一下。

 

冠状病毒影响被夸大了

 

贝基·奎克:好,今天有很多观众提问。他们今天早上醒来,看着道琼斯指数下跌近800点。实际上,我们已经脱离了早上最糟糕的水平,但琼斯指数依旧处于下跌约786点。大家对经济形势有很多疑问。他们想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尤其是冠状病毒。你手头有大量的经济数据,不仅是因为伯克希尔持有许多企业(股票),还有你拥有的企业。你现在对全球的形势有什么看法?

 

沃伦·巴菲特:嗯,它(冠状病毒)影响了很多行业。我每个月都会收到来自很多公司的评论。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有一些关于病毒是如何影响他们的说辞,我敢肯定,这个影响被夸大了。

 

但他们是受到了影响——他们受到关税的影响、他们受到税收的影响。最受影响的是——竞争对手的影响,以及随着时间的推移,供求关系的影响。

 

我一点也不知道我们的企业6个月或12个月后要会做什么。我确实认为,不仅是我们的企业,而且美国的企业从现在起的30年或20年后都会有惊人的增长。在我看来,长期是很容易预测的。

 

这是一个重要的方式。我不认为有任何方法可以预测股票市场从现在起十分钟,十天或十个月后的走势。所以我在做我认为我能做的事情,我很想知道十分钟后会发生什么,但这不是我能掌握的。

 

幸运的是,我可以得出一个非常坚定的结论,那就是从现在开始的二三十年后,美国商界乃至全世界的商业都会比现在好得多。

 

贝基·奎克:你觉得冠状病毒会有什么影响?能不能举一个例子。

 

沃伦·巴菲特:举个例子,我们在中国大概有1000家冰雪皇后(DQ)特许经营店,但是,其中很多都关闭了,但那些开着门的公司根本没有什么生意可言。

 

而苹果,我的意思是,我们拥有的苹果股份更多。我们拥有苹果5.6%的股份。这家公司说,它不仅影响到它的商店,还影响到所有的东西,供应链,我发现我们的一些公司的供应链安排也受到了影响,我甚至不知道我有这些。

 

贝基·奎克:比如?

 

沃伦·巴菲特:嗯,我有一个例子,是前几天John Mandal告诉我的,你通常不会认为类似于Shaw地毯(Shaw Carpets)有一个大的供应链体系。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的企业中有相当大的比例都受到了这个问题的影响。

 

但是他们也受到很多其他事情的影响,而真正的问题是,这些业务在五到十年后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他们会有起有落。

 

我们的糖果生意非常好,但它一年有七个月是亏损的,但好的事情是圣诞节每年都来。

 

我认为我可以通过预测未来十年的事情来赚钱

 

贝基·奎克:当你观察经济,观察事情是如何进展的时候,比方说,今年年初,当——第一件事——第一次开始好转的时候,你当时是如何评估的美国经济?

 

沃伦·巴菲特:嗯,它很强劲,但比6个月前弱了一些。但这个范围很广——你可以看看汽车控股公司——有轨电车控股公司。这些运输货物的公司,这又一次受到关税的影响,因为人们提前购买各种各样的东西,有很多的不确定。

 

生意不好做,但它是从一个非常好的水平基础上下降的。所以我想说,看看我们的70家企业——实际上——他们代表了另外数百家企业,他们表现也稍微弱了一些。

另一方面,星期六晚上我和内布拉斯加家具市场的伙计们出去了,他们的生意在二月份有很大起色。但那是因为天气好。所以说有很多变量都会产生影响。

 

贝基·奎克:为什么你认为过去六个月在下行?是信心下降,还是从之前异常活跃的水平降下来了?

 

沃伦·巴菲特:并没有真正下跌。只是,它只是趋于平稳了,也许现在更弱了一些。但是,关税曾经对所有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大问题。在某种程度上仍然是,有一段时间,这是最重要的。

 

现在冠状病毒处于风口浪尖,6个月之后,1年之后,2年之后,其他一些事情将会成为风暴中心。

 

真正的问题是,从现在开始的5年、10年、20年后,你的企业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它们中的一些公司会制造轰动,一些会消失。总的来说,我认为美国将会做得很好——你知道,自1776年以来就一直如此。

 

贝基·奎克:你还是在关注火车装载量?

 

沃伦·巴菲特:哦,是的。

 

贝基·奎克:密切关注?

 

沃伦·巴菲特:我什么都关注,但我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做出具体的投资决策。我很享受,我是说,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也不认为我可以通过预测下周或下个月的情况来赚钱。我认为我可以通过预测未来十年的事情来赚钱。

 

对航空股整体下注

但不会全额收购,是因为……

 

贝基·奎克:好的,既然你喜欢了解这些事情,那就多告诉我们一些吧。

 

沃伦·巴菲特:嗯,正如我所说,你知道,某些业务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天气。比如零售业在某些月份里。但你看到的趋势,我的意思是,就趋势而言——是在线商务(online commerce)。而且,我的意思是,大趋势在不断前行。

 

我们在航空业务上有一大笔投资,但我听说有很多的航班被取消了,由于天气原因航班取消了。因为冠状病毒,这些航班会被取消更长的时间。

 

但如果你拥有航空公司10年或20年,你的生意就会起起伏伏。有些可能与天气有关,有些可能是各种各样的事情。

 

真正的问题是,从现在开始的10年和15年以后,他们会搭载多少乘客?他们的利润率会是多少?他们的竞争地位会是什么?我承认我还是一直看着这些数字的。

 

贝基·奎克:你提到了航空公司。你持有所有主要航空公司的股份?

 

沃伦·巴菲特:所有。

 

贝基·奎克:我想你现在拥有达美11%的股份?

 

沃伦·巴菲特:是的

 

沃伦·巴菲特:我们最大的仓位在达美航空……(全文点此查看巴菲特2月24日CNBC访谈实录:首谈新冠肺炎,买股票的判断指标是这一点|聪明投资者

原作者: 聪明投资者 来自: 聪明投资者
文章点评